<acronym id="aq82o"><xmp id="aq82o">
<acronym id="aq82o"><optgroup id="aq82o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tr id="aq82o"></tr>
<tr id="aq82o"><xmp id="aq82o">
<menu id="aq82o"></menu>
您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 > 推薦

幣圈大潰敗

出處:北京商報 作者:廖蒙 網編:段躍 2022-06-20

“晚上做夢夢到自己抄底做多,直接被嚇出了一身冷汗,然后想起來自己已經不玩了,覺得又失落又慶幸。”比特幣的暴跌行情下,一名幣圈用戶向北京商報記者如是說。還有用戶則向記者直言,交了50萬元學費,退出時賬戶還剩55元。6月以來,以比特幣、以太坊為首的虛擬貨幣暴跌行情愈演愈烈。6月19日,比特幣失守18000美元關口,最低逼近17600美元,這也是2020年12月以來比特幣的最低價格。過山車行情下,幣圈也被恐慌情緒緊緊包圍。而從去年11月的巔峰到現在,短短7個月的時間加密貨幣市場已經“蒸發”掉了2.1萬億美元,接近于美國科技股龍頭蘋果公司當前2.13萬億美元的市值。

北京商報

投入50萬只剩55元

6月19日凌晨,幣圈用戶劉杰(化名)收到了來自平臺的爆倉風險提示。隨后的15分鐘里,因為幣價跌破了設置的風險點位,劉杰其中一個交易賬戶被強制平倉。

再一次查看剩余賬戶的收支情況后,劉杰放下手機,結束了近乎一整晚的“盯盤”。從2017年進入幣圈開始,劉杰成了父母眼中“每天都不干正事”的孩子。像這樣徹夜盯盤的日子,在過往也已經成為了日常。6月19日,在短暫休息后,劉杰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炒幣的時候只能看到賬戶中一串串數字在變化,近期實在是虧紅了眼,也有點麻木。

對于6月以來具體虧損了多少,劉杰始終緘默,只是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6月的這一波暴跌中,其迎來了炒幣四年以來最大的單月虧損額,此前積累的經驗、對沖方案幾乎全部失效。

根據劉杰介紹,當前其共計持有3個交易賬戶,最多時賬戶資金共計接近300萬元。而近一個月以來,已有1個賬戶虧損幾近歸零。相較于剛開始接觸虛擬貨幣操作的用戶,劉杰在交易操作上有更多自己的思路,包括資金分散、低倍杠桿設置虧損預期、直接設置部分固定投資幣種等。

“但從現在的實際情況來看,各項交易基本都處于虧損狀態,最穩妥的固定投資部分都幾近腰斬。‘割肉’有點晚,只能通過設置對沖賬戶,再等等看后續是否還有回轉的可能。”劉杰說道。

不同于劉杰對后市還抱有期待,在幣圈“橫沖直撞”一年后,王偉(化名)選擇徹底出局。過去的一年間,王偉陸續在炒幣上投入近50萬元。“卸載交易所App的那一天,最后一筆4萬元資金直接爆倉,我的交易賬戶只剩下55元。”王偉稱。

回看過去一年間一步步將銀行卡中的錢轉至陌生賬戶(為了購買穩定幣進行炒作交易),王偉直言自己像是著了魔。王偉表示,一次次告訴自己這是最后一次,但最終仍是越投越多。最后一筆資金爆倉時,其銀行卡余額也僅剩1萬余元。

而壓倒王偉的最后一次爆倉就發生在6月13日,前一日比特幣失守27000美元后跌幅收窄,重新收復28000美元關口。隨后,認為幣價有望企穩的王偉入場“抄底”,比特幣卻迎來了暴跌20%。

王偉表示,卸載軟件后,其做出決定要遠離幣圈,近期比特幣不斷走低,頻頻出現在各類新聞平臺。“晚上做夢夢到自己抄底做多,直接被嚇出了一身冷汗,然后想起來自己已經不玩了,覺得又失落又慶幸。”

多個利空刺激

虛擬貨幣在暴跌路上越走越遠,幣圈的瘋狂故事也在持續上演中。6月19日,比特幣日內兩度失守18000美元關口,最低下探17600美元,這也是2020年12月以來比特幣的最低價格。

僅從單日交易價格來看,比特幣已連續11天走低,創下了其2009年誕生以來的最長連跌紀錄。將時間線再拉長,6月初,比特幣以32000美元開局,19個交易日中,比特幣僅有5個交易日出現上漲。

自6月9日開始,比特幣一路走低。6月18日,在20000美元關口苦守數日的比特幣依舊未能守住這一關卡,最低觸及18700美元,日內收跌8%。6月19日,比特幣日內兩次跌破18000美元,在逼近17600美元、最高跌超3%后收窄跌幅。其他加密貨幣同樣慘烈,以太坊跌破900美元,狗狗幣、柴犬幣等知名山寨貨幣也接連吐回此前漲幅,走勢疲軟。

6月19日下午,兩次跌破18000美元后,比特幣又走出了反轉態勢。根據全球幣價網站CoinGecko數據,截至6月19日18時30分,比特幣報19718.57美元,24小時漲幅為1.8%,近7天以來跌幅為30.4%;以太坊報1055.7美元,24小時漲幅為4.6%,近7天以來跌幅為30.7%。

暴跌之下,幣圈爆倉也在加劇。據全球幣價網站Coinglass的數據,截至6月19日8時,全網加密貨幣市場共有超12.4萬人在過去24小時內被爆倉,爆倉總金額高達4.57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30.69億元。

而更早一點,由算法穩定幣崩盤引發的luna幣暴跌,震驚幣圈,也一度被稱為幣圈史上最大“黑天鵝”。市值曾高達410億美元的luna幣,在短期內出現跳水式暴跌,價格從近90美元跌至不足0.0001美元。這也讓幣圈陷入了質疑中。

對于近期虛擬貨幣出現這一走勢的原因,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陳佳指出,一是美國貨幣政策調整預期下,投資者信心嚴重受挫,避險情緒從股市蔓延到了美國的加密資產市場;二是美國宏觀經濟表現結合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短期內風險加速集聚,風險投資機構開啟反向操作來平衡全球風險資產敞口,而比特幣和幣圈等加密資產不幸首當其沖,短期從幣圈抽離的流動性驚人。再疊加美國貨幣政策和監管走勢、近期terra/luna生態的崩盤以及全球最大加密貨幣借貸平臺之一的celsius剛剛中止了提款服務等因素,幣圈金融生態正在加速崩塌。

而另一名資深區塊鏈研究員也分析稱,虛擬貨幣由高杠桿所維持的繁榮,因luna崩盤和三箭資本等“黑天鵝”事件而破滅,加上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全球多國央行持續加息,導致加密貨幣市場現在已經缺乏足夠流動性,市場共識亟須重建。

“主要問題還是流動性匱乏,因為以太坊的暴跌導致很多維持高杠桿的defi項目都面臨清算危機,用戶信心也明顯不足。”上述資深區塊鏈研究員表示。

“數字黃金”神話黯淡

在此前比特幣從3000美元飆升至近7萬美元之時,幣圈“牛市”吸引了無數用戶參與其中,但也有不少人像王偉這樣匆匆離場。

而多位受訪用戶均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相較于其他類型的交易資產,虛擬貨幣的“熊市”更為兇猛殘酷。CoinGecko數據顯示,2021年11月,全網加密貨幣市場總市值一度超過3萬億美元,當前僅剩下9121億美元,縮水近70%。也就是說,短短7個月的時間加密貨幣市場已經“蒸發”掉了2.1萬億美元,接近于整個蘋果公司的市值。

另一方面,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,暴跌行情之下,也有不少幣圈用戶在各類社交平臺中提到“抄底的時候又到了”。同時,基于虛擬貨幣雙向交易的特性,“開空單的賺翻了”等言論也屢見不鮮。

針對這一情況,劉杰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稱,單邊暴跌行情其實表明市場整體處于惡性循環中,幣價走勢更難把握,實際上很難賺到錢。即便有用戶選對方向,更多的也是“賭徒心態”,實際上很難持久。

“綜合比特幣交易特性和無實際價值支撐等特點,一旦出現影響幣價走勢的負面因素,市場情緒明顯比較悲觀,便容易發生‘踩踏事故’,引發進一步的暴跌,因此加密貨幣近期走勢也在預期之中。”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王鵬分析道。

陳佳則直言,從歷史經驗來看,加密資產雖然號稱電子黃金,卻沒有真實黃金的貨幣職能,短期內很難解決加密資產的核心痛點。

普通用戶又該如何規避這一風險?王鵬認為,對于比特幣、區塊鏈等新技術,用戶首先要充分了解、客觀看待其運營邏輯,涉及資金投入的部分更應該謹慎。不論是虛擬貨幣還是其他類型的投資,風險和收益永遠成正比,用戶要樹立正確的財富觀念,不要妄圖一夜暴富。

北京商報記者 廖蒙

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媒體合作:010-64101871

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: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所(010-82011988)
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  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4276691 舉報郵箱:bjsb@bbtnews.com.cn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-1  京公網安備11010502045556號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1120220001號

Gay男同gv视频播放免费XX